如何更好地阅读“世界文学”

  【灼烁书话】

  天下文学不属于任何特定的民族,而是全人类的精神财富。日本文艺谈论家、翻译家、东京大学文学教授沼野充义,从2009年11月到2016年底,用7年时间,约请多国作家、诗人、翻译家、学者,举行了26次对谈,并将对谈结集成书,出书了《东大教授天下文学课本》(5卷本)。沼野充义在该书的序言中指出:“本书主要是通过与列位受访嘉宾的对谈,只管深入浅出地从整体上先容当前的天下文学是怎样的一个现状,有哪些优异作品,以及念书方式的推荐等。我希望这本书既可以作为初高中学生的文学入门教程,同时也能成为成年人文学再入门的参考书。”

  这5本书涉及中国、俄罗斯、美国、日本、英国、德国、东欧等众多国家的文学,谈论了与现代社会、文化相关的诸多话题。沼野充义还约请了杨逸、田原、张竞三位中国作家、翻译家、学者举行对谈,并指出,中国文学源远流长,在历史上对日本文学很有影响,而中国古诗的影响最为深远,尤其是饮酒作诗的传统在日本也获得了继续,中国现代诗也是一个异常深邃的天下。

  沼野充义以生动的例证,从三个突出的方面把读者引入当前的“天下文学”,从而指导读者若何更好地领会并阅读“天下文学”。沼野充义以为,天下文学应该在保持各民族、种种语言怪异个性的同时,又勇于打破相互的隔膜,让各个民族的文学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并学会取长补短。他与对谈者们在26次对谈中,最为突出地关注了当宿天下文学的三个主要问题。

  重视文学作品的文学性。

  沼野充义以为,从真正的文学中留存下来的文化财富,和仅仅只是为了消费而被创作出来的有趣读物之间,存在着本质区别。因此,他和对谈者们在对谈中高度重视“纯文学”。在诗歌方面,强调现代诗歌的纯粹性和显示的新鲜感。在小说方面,十分重视小说的艺术性。其详细显示又有两个方面。

  第一,重视技巧。小说家平野启一郎稀奇强调,作家必须保证“纯文学”中“纯”的一面,重视艺术性的设计或艺术技巧,并以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创作为例,举行了有力的叙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不仅情节引人入胜,而且构想巧妙完善。读者们既可以把他的作品看成是浅易的推理小说,也可以通过阅读他的小说,从更深入的角度去思索“生计的价值,殒命的意义”。

  第二,重视语言。文学是一门极致的语言运用的艺术。小说家小川洋子指出,文学之船能驶多远,水能潜多深,语言起到了很大作用。语言不仅是载体,也是文学赖以栖身的家园。马拉美说:“诗不是用头脑写成的。诗是用语言写成的。”不仅诗歌云云,小说也一样,巴别尔的《骑兵军》每篇小说都文笔洗练,语言高度凝缩,没有浮泛之笔,在西方和俄国都有很大影响。

驻波兰大使馆发布调整赴华人员申领健康码相关要求的通知

),凭中国驻波兰大使馆审发的绿色健康码/健康状况声明书和指定检测机构出具的抗原检测阴性证明乘机。),凭中国驻波兰大使馆审发的绿色健康码/健康状况声明书和指定检测机构出具的抗原检测阴性证明乘机。

  指明读者自己阅读的主要性及阅读方式。

  书中指出,所谓的天下文学不是看人人读了若干作品,而是应该若何选择作品、若何阅读作品。由于文学历史的历程中“经典”自己在不停演化,因此,所谓天下文学,实在是关于你我事实应该读什么、怎样读的问题。也就是希望读者不要在最初刚接触天下文学的时刻就把自己约束在某个书单之上,强迫自己“非要看完”某些作品,而是尽可能地陶醉在自己感兴趣的作品中,随着阅读的深入,读者们就会发现,能够引起自己阅读兴趣的下一部作品会自然而然地泛起在心中。这样一来,读者自身的阅读视野才最先真正地面向天下,获得不停的拓展。而这是在天下文学之崇山峻岭中一条最优的阅读路径。

  沼野充义指出,只管在互联网时代,信息变得容易获取,然则阅读自己并没有改变,盘算机不会取代身类阅读文学作品并享受作品带来的感动。所谓阅读,就是靠自己的气力去读、去感受、去体验、去剖析,并从中有所收获。对于文学而言,这种“阅读”的历程是最基本的。他还指出,在阅读了好的书籍之前和之后,读者一定会发生一点转变,看待这个天下的眼光一定也会差异。在此基础上,该书先容了多种阅读方式。

  第一,多读古典文学作品,它是读者的主要秘闻。该书指出,已往时代创作的古典文学作品,履历了时间磨练,不仅撒播至今,而且仍然具有主要的价值。其中许多作品具有突出的现代性,蕴藏着能够引起现代读者共识的深刻,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最先在自己的作品中提到了现代社会中那种种令人担忧的问题,如“恐怖主义”“虐童”等,而且以一种深刻、最本质的方式对这些问题举行了探讨。因此,他的文学作品具有某种逾越时代的敏锐性和厚重感,至今仍然让人以为他是“领时代之先”的人。

  第二,优异的文学作品尤其是古典作品具有多条理和多义性,应该用多种方式阅读。沼野充义详细分析道,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具有某种多义性。其名作《罪与罚》,讲述的是一个叫拉斯柯尔尼科夫的年轻人杀戮了一个放印子钱的老太婆的故事,若是读者把重点放在犯罪和刑侦的情节中,就可以把它看成一部犯罪小说来阅读。同样,若是将重点放在作品的其他方面,那这个作品就既可以是部“都市小说”,又可以是一部“社会习惯小说”,还可以看作是“心理小说”或是“宗教小说”,甚至是一部最终的“头脑小说”。而所有优异的文学作品都异常善于显示多条理的庞大内容。

  第三,差其余岁数要读差其余书,但必须从小念书,古典文学作品更是要频频研读。该书强调,由于岁数差异,对作品的解读就会差异,因此念书要选择适合其岁数的书籍,而且古典作品需要频频研读。由于优异的古典文学作品有一个显著特征,那就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当你实验重新阅读的时刻,还会发现它差其余侧面和别样的精彩。以是,对于这些作品不要只读过一遍就以为自己看懂了,然后就将它束之高阁。

  强调翻译的主要作用。

  沼野充义指出,文学作品的翻译,经常被诟病失去了原文的韵味、是二次模拟的水货,只有原文才是唯一神圣的,而翻译的历程损害了这种神圣性。实在,换一个角度来看,就会发现,翻译虽然确实有这样那样的局限性,但它有一种气力,使得作品可以逾越某个国家的疆域去到更广漠的天下,在那里与新的读者们相遇。翻译的历程可能使它失去了什么,但只要是有趣的好的作品,稀奇是优异的文学作品,其中一定存在着更坚韧、更隽永的器械,阅读了就一定会从中有所得。而且,若是没有翻译,就没法阅读用外语创作的文学作品,以是翻译是阅读外国文学的一种需要手段。翻译有一种让原作耐久弥新的气力,这也是翻译的魅力之一,连续地举行翻译事情,一定是可以使天下文学加倍厚实的唯一方式。

  (作者:曾思艺,系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编辑:罗攀】 ,

原创文章,作者:创梦软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uangmengapp.com/archives/32659.html